变化

感情的快慢与起伏,是流动的河水
河水之所以一直在流动
是因为山谷在煽动未来


风化的旅程让人留下不堪的背影
谁能收获所有的情绪
谁能感受时间的韵味
唯独有你在品味这这被冻藏的一切


桥声,风雨,水泥建筑前
夏虫没有挂念
才会在冬天和剪不段的初春
和沧生吻别

 

 

 

期望

摘一枝花 顺便把真心也寄给你
孤独趁夜色吞并你
空气沉醉了你
错误不是我们
当然也不是花开和真心


日子熟了 生活的伤口结了疤
深夜 我用黑色的倒影构思
错误永远是错误


我把爱人当成梦想
珍惜容易 拥有很难


我厌倦这样的我
浑浑噩噩 荒度时光
日子和面包一样柔软
我是麻木的枯树


我爱这样的我
不谙世事 观望天空
把属于这天体的收入囊中
世界尽可能的局限一切
连星辰和期望都触手可得


家乡

兄弟去了北方,回到濒死的家乡
他告诉我,这个城市没有悲伤
人们埋在地下,鲜花芬芳开在头上

 
日子火红 和岁月博弈
理想丢弃现实,现实违背理想
有人看着飞鸟在金色天空下哀嚎
有人在二百米的塔吊上呢喃
城市里的人拒绝着施舍 又渴望馈赠

 
这是不会为流沙惋惜的绿洲
一切那么惶恐 一切又如此自然
请安心,即使这一切不是假的
从我呱呱坠地的那刻就注定
我永远是这片土地的种子

 

 

杀死爱情

如果你问我 在某时 想做点什么
当我选择末日来临的黑夜
我在思考

我想把你藏在萧瑟的原野上
想和你呢喃细语
如果有酒瓶 纸巾和药片
那么 我就变成了我们

和其他人不同
给这里的黑再抹一点黑
让试图逃避的收起绝望
长夜漫漫 这些对他们无关痛痒
对我们也无关紧要

熬到梦醒时分的清晨
在重生之光即将投射的路上
还有无数个未亡人 杀死爱情 迎接死亡

花的姿态

当我把美好的情感付诸给她
她也会跟着美好
当花儿的苦歌
被藏在花盆里无处喘息


我会在她眼里种下一朵花
不问它的品种,颜色,或是否芳香
种一朵花的目的
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透彻


而你悄然而至我的面前
你会惊讶地发现
我在吸收这被暗自丢弃的一切
对立面则是,新鲜的花的尸体


这一切都没有姿态
终章的序曲还没有开始
第一颗星辰从你眼前闪过
此刻 ,它只属于夜晚和星空

 

消亡

这个城市俯瞰下的钢铁森林
从密不透风中伸出一只手臂
光影恨不得永不宁息
让浑浊的空气肆无忌惮地路过


日光不断撕扯着灵魂
而身躯却随着日光而俱长
巅峰尽头拔地而起的巨人
在无知的尽头自我消亡


任岁月消磨年华的十二月
自由丢弃了最后一丝同情
痛苦的身躯任由这树的影子拉扯
摆动的寂寥殊不知,是谁的挽留

 

欢愉

当这天地没有火红与狂热
当这片星空不再死寂
在这个极致的冬夜
爱情是滚烫的

我的爱人不让我对大地言语
不是因为她的小气和贪婪
而是此刻大地的芬芳
抵得上一万句赞美

我们在黑夜中欢愉
唯有星辰在默数光阴的脚步
我忘记关于你的忧愁,你的名字
忘记我们置身在不知世事的年华里

这些天的一天

这些天的一天
苦涩的旗子在城市上空飘扬
在着了魔的四周里
总有落寞的狗追随狼狈的人


这些天的某一天
理想主义的城市被打破了头
崩溃的堤坝来势汹汹
我狂乱不惊的心和我的心上人呐


这些天的今天
无知无畏的无妄和贪婪
想起她审视我的目光
此刻只愿做个孤独的鬼



在这个迷的寂静的地方
没有人敢揭开黑夜的面纱
无人呼唤的精灵
被迫品尝苦涩与悲哀

想象梦境
这是最让人兴奋的时刻
死一样沉默的大多数
勇敢地投身黑夜

我不接受施舍
尤其是拾荒者丢弃的馈赠
不管是蝼蚁是瘟神
也没有更高贵的意义

独白

夜 惶恐涌上心头
面色和日子一样惨白

孤独 光明太迟
像冰封的海洋 漂浮的舟
静谧搅拌着静谧

有些人 究竟是蝼蚁还是秘密
胡言乱语的终究是影子
黑夜太黑
灌耳的风阵阵侵袭

无尽的漫长 寻求肆意的庇护
此刻 我愿用无尽的沉默
维持内心独自的渴望
猥琐而凶残

 

你和我

同处一片澄碧的天空
同处一处寥若的星辰
海天之间不引人的连线
是我们扯不去的亲密危险

 
你是湖蓝天空下波涛起伏
滚动着的浪花
我是碧静大海上彤云密布
静谧着的霓裳

 
浪花轻笑着云朵儿
云朵儿取乐着骇浪
如同你是我的女王


浪花和霓裳 海天之间 
我们唯有忘我的拥抱 

凡界

如果你不小心闯入诗的世界
别忘带来烦恼,别忘带来忧伤
让她们和诗人的宽容互相作伴

 

如果你不小心触碰诗的界线
不要恐耀黑夜,不要惧怕白日
诗人的世界是永不消失的黄昏

 

如果你不小心遁入诗的境界
你就来到最质朴的凡间

 

纯城

孩童的眼泪 湿润了全城
黑夜 黑衣人 黑色刀具
春城的夜晚 笼罩在一片黑色幽默


飞奔的行李惊慌失措
绊倒的高跟鞋跨越栏杆
背后一只恼羞成怒的手
将人群撕成了粉碎


你像个心机重重的小大人
妄图离开哺乳
你成长的父母而独自生存
于是你变得无理取闹
妄想以此来换回妥协与自由


春城 你是一座纯城
今夜的一幕场景
是上帝不小心 按错了按钮




五月

神秘的少女 你高高在上
我躲在云里偷望着你

 

善良的姑娘 快扎起头发
我想要一个虔诚的拥抱

 

五月 让人失望的今天
我没有任何要说的
我只想象
想象今夜你是我的新娘

 

 

 

炙热的森林,有枯干的树木
不远的村庄燃起熊熊的烈火
那味道逐渐散开,向四面,向东西


母亲抱着酣睡的孩童飞奔
眼里是绝望的泪水,孩童却一无所知
嚎哭,咆哮,催促声,都随着火势蔓延的方向
肆无忌惮地充斥四周,


鹿儿跑到最近的村庄
带着人儿赶到着火的地方


缩影在某个风平浪静的午后
一群途经的麋鹿
被当作是村庄建成后
第一顿午餐

 

街道

这是废弃的操场旁
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街道
这里从未经历过风雨
一树一木 却比雨林中的绿惹眼的多

造物者不一定在这里出世
那么
呼风唤雨的神此刻去了哪儿

噢 我在这驻足了一整天
却惊讶于黑夜从未到来过
树木们在凌晨的十二点
是摇晃的最快乐 最旺盛的生长
啊 是星星害怕他们么
还是连整个星空都被街道所吸引

如果黑夜悄然来临
月亮和星星们都不会舍得碰触这街道
全街失去了光彩
大概他们也投入到恬静的梦乡吧

可此时隔街的第二家楼上
刚刚开了一家新开的酒吧
那里的人们
是快要枯死的老树
他们的皮肤 比老树皮脱落得快
他们的姿势 像刚被砍伐

这凌晨十二点
有一片树叶脱落 有一片树叶重生

大石马

大石马在城市的西边
从未献过殷勤,也从未走远
夕阳,风筝,发动机和她
每天都会在附近留下崭新的痕迹

长征路一走就走了几十年
没有人仔细读过它的故事
边角的花草和树木
每天都站在痛苦的边缘

电闪雷鸣的时刻
策马女离开了大石马
它的身体冰凉,不苟言笑

她去了另一个街区
隐姓埋名
我捡起这段回忆
落地生根

 

自定义

有人瞥见了风儿
有人听见那雨声
有人想尽几十种方式和世界抗衡
有人悬挂在十七层楼的高空


脚下是簇拥着的人群
头上是散落着的瓦砾
我在沉睡的湖底
沉默着爆发


而你,歇斯底里
被囚禁在空气的画里
惊讶着不语

 



繁星高挂的夜晚喧嚣
又有一场很熟悉的梦走过
庭院的门何时被挂起
窗外的黄狗也一声不吭

预感着会开始一场悲欢离合的梦
我会在沉睡的梦境里偶遇你
而此时你一定迷失在哪里
我的像泰勒一般迷人的公主

靠近了你,就好像走进了你的梦
我看见你蜷缩在墙角恬静地睡着了
后来你睁开了眼,我寻求拥抱
我们的梦刚刚醒来了


花儿旁的叶子

你的笛声遗落远方
本部阳光奚落在你的额头
飞鸟和鱼儿都躺在河面
没人看得懂他们的姿势

南部的我被大雪给吞噬
天下的人群们,独自在求生
那么就继续这悲欢离合的梦吧
没有人拍掌就永远不会醒来

我是四月上旬的梦遗少年
你却在下旬莫名地丢失
森林,江河和大地都不曾遇见你

我唯独希望你
永远是那片叶子旁的花儿





我坐在你的头上
你在我心里,安营扎寨

天空吸引了地面来附和
候鸟突然撞向了北方

我拿着你送我的相机
捕捉那位流着眼泪的姑娘

夏日的余温里
我愿意变成最后一只蝉

梦里梦外

我们不断地爬着,爬着
爬上对方的手臂
妄想闯入对方不堪一击的梦里
你和我,都是寡言的影子

夜很寂静,窗外的月光很清澈
说着情话的花与大地,躲在庭院里

真正的情人都无处可寻
吃着面包的女人,提着箱子的男人

夜的洪潮一次次来袭,褪去
梦初醒,现实又叫醒了你

无题

亲爱的,昨晚你走过我的梦里。
我很想留住你,却伸不出双臂。

这座城市还是那么大,很是压抑。
就像沙漠中站着的白杨,
而我们,是其中爬上爬下无名的昆虫。

我说亲爱的,那就不要再走了吧。
莫名的洪流把我们推向每一个角落,
城市的苦,来洗刷着我们的灵魂。

欲望和苦涩不断吞噬着爬行的人,
天使和魔鬼在互相鞭挞。

亲爱的,请长留在我的梦里。

无题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让我大胆地跃进你的世界。我妄想在其中成为一名词作家,肆无忌惮地直击你,融化你,我手上的小玩意儿。

我可以将青草安置在你的发带上,让她像旗帜一样飘着,在我的眼前,捕捉我一切的视线。

我可以刻画出一切赞美的语言,只为配得上你华美的金冠,你也终会为这些词藻而沉醉。

可你不必惊慌这关于你的一切,你是流动的画,是古老的诗,而我始终生活在北方。

无题

我在漫长的黑夜里追随着你,在无声的巷尾巴拥抱你。可是我却看不见你,在无数个失望的街角尽头,祭拜黄昏。

你是北方不能言语的虹,生活在无言的美貌之中。南方的少年,某种意义上的我,被冰霜没齿。

两两相望,望到冰点却无法互诉衷肠。烙印在彼此身上的时光,始终是一抹空无,给人希望,又叫人绝望。

最终爱便爱了,也只是亡命天涯。

冬啊

冬日里沉睡的雪,浮动的云,是被昏沉所忘却的记忆。寂寞禁锢在无人知晓的死角,如你脸庞一般炙热的太阳,让人在轻飘飘的睡梦中望而生畏,我在枯死的尽头,等待你与冰川。

这个季节,让人咂嘴,又让人依赖。我遇见过无数个我自己,在让人窒息绝望的街头,让人迷失的港口。夜景总是让人着迷,就像四处流浪的旅人,如诗人一般,让人琢磨不透。

此时的黑暗降至太早,变得晦涩起来。好像在这个极其温暖的寒日,一切都变得莫名奇妙。就像我,要拼命抓住黑夜逃窜的尾巴,与他同归于尽,然后在初升的黎明之前,分享给每个未完成的五彩斑斓的梦。

而你对我而言,却注定是一季寒冬。

对寂寞说

寂寞阿,我与你相依为命
月光是你无形又温柔的武器
将尴尬洒在人间的乐土
让低窜的蚂蚁寻不到出路

寂寞呀,你如那被眷顾的鸟
在不断被洗礼的思想中飞翔
妒忌你的是望眼欲穿的生活
你却高飞在斑斓的星辰之上

寂寞呐,我们来个对话
关于那些回忆里空洞的碎片
让我想起那折翼的少年
和一切有关青春的贪婪

寂寞阿,闭上你的眼睛
和此时的黑暗同归于尽吧
黎明是否依旧支离破碎
五彩斑斓的梦会给你安慰

冬天只需一杯热水

疾行的夜路没有追光
影子给寂寞掌灯
落叶在漆黑中探索着躲避
为下个路人埋下伏笔

世界和社会在某个时刻共睡
知了又在明天鸣叫
于我你曾是钟无艳
将所有的爱恨情仇洗礼

没有走不到灵魂深处的伴侣
缰绳捆绑住爱亦可放开
等几年
冬天只需一杯热水




孤儿

在孤独的世界里奔跑至尽头
孤儿无力地呼喊

斑斓星空里穿梭而过的列车
孤儿在竭力地追赶

我用彩色的蜡笔填满所有空洞
漏脚的风,被刺痛的瞳

我们在这无尽的烈风中宿醉
让颤抖的树干来驱散寂寞

天亮了就继续逃离吧
这个彷徨的世界终究不属于你




后青春期

啃完将近的荒芜
将恼人的屏障粉碎
切勿用一叶凄草摆路
城内渔歌还未唱晚


闹市区火红的日不落
酗酒的壮汉吐出财富
锋利的高跟闯入
迟归入巢的黑鸦的家
城里依旧灯火通明


月儿不敢懒散一刻
孩童在光的寂静中慢步
昏暗的十二点来临
灵魂的交涉才刚刚开始

方林亦

病态,孤僻,自我,不失狂热 / WeChat:Zane1996